网站地图手机版 您好,欢迎浏览中国养猪网
中国养猪网
首页 饲料 > 饲料资讯 > 饲料企业 > 正文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来源:绿赛集团 2017-06-16 15:01:42| 查看: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程宗佳博士
  
比利时绿赛集团(上海)首席科学家
 
  
  摘要:中链脂肪酸(Medium-chain fatty acid,MCFA)是指含有6-12个碳原子的饱和脂肪酸,具有碳链较短、分子较小、极性和水溶性较高等特点。其在动物体内的消化、吸收、转运、氧化等都具有特点,可以起到迅速供能、改善脂肪沉积、抑菌及调整肠道菌群和结构等作用。文章简要介绍了MCFA及其在动物生产中的研究进展和应用现状,为其应用研究提供理论基础。
  
  关键字:中链脂肪酸、代谢特点、动物生产、应用
  
  一、前言
  
  自从欧盟禁用抗生素以来,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农场通过减少抗生素的使用来降低家畜产生抗生素耐药性的风险。MCFA以它出色的抗菌能力正在为越来越多的饲料科技工作者所熟知。在欧洲乳猪营养方面,它一直被用作替代抗生素产品所使用。然而MCFA的优良性能远远不止于它的抗菌作用,用MCFA来减少抗生素使用和提高猪生产性能绝对是明智之举。在猪饲料产品中滥用抗生素现象已经成为消费者和政府机构的众矢之的。如果我们对滥用现象仍无动于衷,在2050年之前,将有一亿人死于滥用抗生素引发的抗药性。这个死亡数量远远超出了交通事故或癌症所造成的死亡数量。从预防性抗生素的使用到负责任的低抗或无抗饲料方案,这是一个肩负重要使命的大过渡。我们要以负责任的方式来减少抗生素使用,而不是用食品安全,人类健康,动物福利和生产性能做代价。
  
  保持肠道健康对减少抗生素使用和动物良好的生长表现是至关重要的。肠道健康问题是极其复杂的问题,然而清楚的是,肠道健康能使饲料在肠粘膜和肠内微生物的交互作用下,为饲料提供高效的消化吸收功能,稳定的肠道菌群和有效的免疫状态。健康肠道的重要性是不能被低估的,肠道表面面积是皮肤面积的200倍,并且肠道表面具有极其矛盾的功能:在高效吸收营养的同时,又要尽可能的减少有害物质的进入。肠道包含了人体细胞数量十倍以上的细菌,所以保持动物肠道正常运行是十分艰难的任务。20%-35%的能量和氨基酸都要供给肠道来满足动物的营养需求,70%的免疫细胞都聚集在肠道,如此看来,肠道健康对提高动物免疫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肠道健康的重要性在学术研究上也受到广泛重视。在1999年,有250多篇文章的发表都是关于猪的肠道健康的。在2015年这个数量已经增长到超过750篇。
  
  综上所述,保持肠道健康,是减少抗生素使用的可行方式。肠道健康状况往往很难被估量,但是从技术和健康参数来看,被改善过的肠道状况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比如:提高生长性能,改善饲料报酬,减少病原体(大肠杆菌,沙门氏菌),提高免疫力,减少抗生素使用的需求,降低死亡率。
  
  二、中链脂肪酸概念
  
  根据碳链的长度可以把脂肪酸分为短链、中链和长链脂肪酸3种。中链脂肪酸是饱和脂肪酸(图1),包括碳6(己酸),碳8(辛酸),碳10(癸酸),碳12(月桂酸),而碳原子小于6的脂肪酸称为短链脂肪酸(short-chain fatty acid,SCFA),大于12则是长链脂肪酸(long- chain fatty acid,LCFA) [1]。相比于LCFA,MCFA熔点更低,溶解度更高,在中性溶液环境下,MCFA几乎可以全部溶解[2]。MCFA主要存在于椰子油和棕榈油等植物油中,己酸至癸酸含量在椰子油约为15%。棕榈油中的辛酸和月桂酸约占55-60%。另外反刍动物乳中含量也高,牛油中含量低于6%。MCFA水溶性较强,不需要胆盐乳化,即可被胰脂酶水解。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图1. 中链脂肪酸结构示意图
  
  三、中链脂肪酸代谢特点
  
  研究发现,MCFA的代谢特点与LCFA不同,其进入机体后代谢迅速,更易给细胞提供能量,且不易在组织器官中储存[3];另外,研究发现MCFA比LCFA水解能力强6倍[4],MCFA不仅自身乳化能力强,它还可以促进LCFA的乳化[5]。19世纪50年代用放射性标记的MCFA饲喂大鼠,发现大鼠的淋巴管内没有MCFA存在,从而发现MCFA不经过淋巴系统而直接吸收进入前腔静脉,直接进入肝脏。MCFA水解对胆盐和胰酶的依赖性较低,即使没有胰酶参与,MCFA也可达到正常吸收水平的50%左右[6]。
  
  四、中链脂肪酸生物学功能
  
  4.1 中链脂肪酸对肠道微生物的影响
  
  大量研究表明,MCFA可以降低动物消化道和内脏微生物数量以及动物产品受微生物污染的机会[7-8]。MCFA抑制细菌的作用机理有以下几种。有研究表明,MCFA可能诱导一种自溶酶分泌,从而引起细菌的死亡和溶解[9];另外,有研究发现,在动物的胃肠道中,游离的MCFA具有与细菌性病原体细胞膜极其相似的亲水亲油平衡性,可以穿透病原体的细胞膜,细胞内的酸化最终会导致细菌的死亡,而分解的MCFA插入细菌的DNA分子中,可以抑制病原体的DNA复制,从而杀死病原体[10]。与菌体细胞相比,宿主的真核细胞有不同的胞内pH调节系统,对MCFA的作用机制反应不敏感,且真核细胞的DNA有细胞核作为保护,所以MCFA对宿主真核细胞没有杀伤性[11-12]。抗生素的滥用导致细菌耐药性不断加强,直接危害到人类的健康,寻求替代抗生素产品迫在眉睫;MCFA由于其独特的抑菌原理,使细菌不易产生耐药性,利用其替代抗生素将来亦或成为重要的途径之一。
  
  4.2 中链脂肪酸对脂类代谢的影响
  
  研究发现,MCFA在体内几乎不参与脂肪酸的从头合成,在体内很少沉积,能够更有效地被氧化吸收利用。且MCFA很少重新酯化为MCT,所以MCFA也不会影响体脂的脂肪酸的组成。MCFA进入肝细胞后,绝大多数在线粒体内先进行ω-氧化,形成α,ω-二羧酸再进行β-氧化速氧化,极少用于合成脂类,而LCFA在肝细胞中主要是进行β-氧化,多用于脂类的合成[13]。
  
  4.3 中链脂肪酸对糖类代谢的影响
  
  MCFA的主要作用之一是供能。研究发现,MCFA对糖类代谢有一定的影响,可起到碳水化合物的补给作用,快速供能;其作用原理是MCFA含有乙酰辅酶A分子,其可以与丙酮酸羧化物结合而不是与脱羧产物结合,即枸橼酸-丙酮酸循环过程,提供的三羧酸循环的中间体—枸橼酸和苹果酸[14]。作为能源MCFA比碳水化合物更有效,原因是MCFA的能值高于碳水化合物。幼畜(尤其是保育猪)体内消化碳水化合物的酶含量及活性均较低,不能很好地利用碳水化合物,而MCFA可不经消化直接吸收。这就为保育猪抵御寒冬,提高生长速度和成活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前饲料行业中,普遍在教槽和保育猪料中添加高能量的植物油如大豆油、玉米油、菜籽油等,由于组成它们的脂肪酸中95%为长链脂肪酸,仔猪对这些油脂的消化利用力较差。而MCFA具有在体内消化利用不受限制的特点,能被初生仔猪有效利用,同时还因其氧化供能效率高以及超能量效应等优势,故可作为仔猪的一个有效能源。
  
  4.4 中链脂肪酸对产品稳定性的影响
  
  由于MCFA及甘油酯碳链短,在水相和油相之间具有较好的互溶性和溶解性,与各种溶剂、油脂、抗氧化剂、维生素等都有很好的互溶性,可作为一种优良的乳化剂使用。同时,MCFA作为热稳定的化合物,能够确保贮存的饲料有较长的保质期,这在长途运输和温热的储存条件下是至关重要的[12]。
  
  4.5中链脂肪酸是一种替代抗生素的功能性原料
  
  游离MCFA在动物的胃中产生一种抗病原菌的屏障,这就是它相比中链脂肪酸酯的优势。中链脂肪酸酯只有在内源性脂肪酶释放游离脂肪酸之后,才在肠道内日趋活跃。在胃的低PH环境中,游离MCFA能穿透细菌的磷脂双层细胞膜,从而灭活细菌。一方面使细胞内容物外泄,另一方面使游离MCFA进入其中。在细菌细胞内,游离MCFA在中性环境中会导致游离的MCFA分子在病菌细胞质内聚集。游离MCFA将插入细菌DNA中,使细胞酸化并且抑制DNA复制,最终杀死病菌。由于其特殊的化学特性,MCFA拥有更高的抗菌活性。当和SCFA以及LCFA相比,MCFA明显地表现出较低的最小抗菌浓度(如表1)
  
表1、不同有机酸在对抗不同细菌时的最小抗菌浓度     用量: g/Kg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MCFA不仅能够灭活病菌,还能改变病原体的致病毒性。即便是在非杀菌浓度的MCFA,其对杀伤病原体的效果也极其显著。实验表明,MCFA有减少梭状芽胞杆菌和沙门氏菌的毒力,抵抗疾病,减少肠道以及全身病毒的效果。抑菌行为的结合在很大程度上确保了肠道中的有益微生物群不受影响。
  
  对MCFA的最新发现不仅在于改善肠道健康方面,它还能显著提高动物的免疫力。许多实验表明,在应激状况下中性粒细胞大量减少。高产动物的应激状况出现频率较高,主要表现在:临产母猪,断奶期的乳猪,还有在非理想环境中快速生长的育肥猪上。研究表明,MCFA能显著提高嗜中性白血球的质量。拥有更高活性的白血球还能更加有效地抵抗非消化系统疾病。下图为瓦格宁根大学研究人员将MCFA作为唯一的添加剂并测试出兽医治疗肺部疾病的次数在减少(如表2)。
  
表2、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对断奶仔猪(8-20kg)的疾病治疗的影响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MCFA有抗菌和改变病菌的致病性作用。他们会作用于有益的微生物群,减少病原体所致的肠上皮细胞死亡并且增加绒毛高度。上皮绒毛适量更新是有必要的,它能节约动物生长所消耗的能量。增长的肠绒毛高度有利于肠道全面成熟。所以,MCFA促进绒毛数量增加,有利于小肠的消化吸收能力。免疫力提高的结果意味着在抵御炎症和延续中性线粒细胞所需的能量减少,从而为健康生长节约能量。
  
  五、中链脂肪酸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
  
  5.1 中链脂肪酸在生长育肥猪生产中的应用
  
  MCFA因其特殊的理化性质和吸收机制,使其在新生幼小动物功能上得到了很大的应用。新生仔猪补饲一定量的中链甘油三酸酯(medium chain triglyceride,MCT)或MCFA,目前已使用的产品包括:天然的MCT、人工合成的MCT或MCFA混合物。MCFA是MCT 的主要吸收形式,即使在胆盐或胰脂酶缺乏的新生仔猪,MCT 能够不经消化,直接进入小肠的上皮细胞,然后经细胞内脂肪酶分解成为MCFA和甘油,MCFA在肝细胞中氧化产生大量的乙酰CoA,乙酰CoA 可以在线粒体内进行三羧酸循环,氧化供能,同时也生成酮体进入血液,使血液中酮体含量升高,酮体能够被心肌、骨骼肌及大脑等组织作为能源物质利用,因此可以减少体内糖原和蛋白质的消耗,减少氮排出量[15],而MCFA很少重新酯化为MCT,因此直接补饲MCFA 也不会影响动物体脂脂肪酸的组成。朱成林等[16]研究发现饲喂MCFA的试验组新生仔猪日增重比对照组窝间提高4.42%,窝内日增重提高3.35%;Dierick 等[7] 研究报道饲喂MCFA不仅能够显著增长仔猪小肠绒毛的长度和降低隐窝的深度,而且还能减少上皮间淋巴细胞的数量。小肠绒毛长度是发挥吸收作用的重要结构,绒毛高度的增加能够增强营养物质的吸收面积,增强吸收能力。但王钰飞等[1]研究也发现,MCFA使用不当时也可能会引起动物体内酮体含量过高、影响仔猪摄乳量等问题。MCFA用量过多的时候,会促进体内胆囊收缩素的产生,使仔猪产生饱感[17]。
  
  下表显示的是,使用混合型MCFA(抑菌宝)效果的详细分析(表3)。这些实验大多数来自欧洲,有的还是全程实验。和对照组相比,抑菌宝提高猪的日增重7.3%,降低料重比3.65%,降低死亡率54%。加快生长速度和降低料重比,可以使猪提前出栏,降低生产成本。
  
表3、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对猪生产性能的影响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图2显示了抑菌宝对育肥猪的饲料转化率的改善结果,在试验中有8个负对照,7个正对照。15个试验中,12个表明MCFA改善了饲料转化率。在猪的育肥期,饲料成本在整个生产成本中的比重最大,对经济效益的影响也是巨大的。这项详细的分析以及表3的分析还证明了,MCFA在针对不论是仔猪还是育肥猪,在其降低死亡率和提高生长性能方面均有积极效果。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图2、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对育肥猪饲料转化率的影响
  
  为了验证抑菌宝在断奶仔猪上的饲养效果, 我们还在国内也进行了试验,本试验在浙江省某集团公司猪场(母猪规模1500头)进行。把202头26日龄杜长大断奶仔猪分为2组,每组101头,试验期为15天。对照组喂教槽料(含国家允许使用的抗生素),试验组喂同样的教槽料+3kg抑菌宝/吨饲料。结果表明:在乳猪料中添加3kg/吨饲料的抑菌宝可以显著提高乳猪的平均日采食量(对照组为376.24g/d,试验组为456.97 g/d),显著提高平均日增重(对照组为264.67g/d,试验组为371.54 g/d),添加抑菌宝后每天每头仔猪可以多赚5.68元(程宗佳等,2016,未发表资料)。长期以来,饲料厂以及养殖场往往使用抗生素来抗菌促生长,导致了细菌耐药性的产生以及动物抵抗力的下降。试验证明抑菌宝能降低抗生素的过量添加,并能提高断奶仔猪的生长性能。
  
  5.2 中链脂肪酸在母猪生产中的应用
  
  MCFA不仅对生长育肥猪有效果,而且对妊娠母猪也有一定作用。母猪的肠道健康不仅影响仔猪个头大小,还能增加哺乳期采食量和奶水的产量。母猪健康的肠道菌群也会迁移到仔猪体内。比如刚出生的仔猪肠道是无菌的,却能瞬间被母猪体内病菌传染。当母猪的肠道菌群能转换为有益菌群,仔猪受到大肠杆菌,链球菌和梭状芽胞杆菌传染的概率就会降低,新生仔猪拉稀和被链球菌感染等相关问题也会有所减少。不仅如此,MCFA能通过糖原的储备来增加新生仔猪的能量供给。MCFA对乳腺增生也有积极影响,从而提高母猪的初乳产量。这些特性使断奶期仔猪死亡率降低,同时提高生长表现。张文飞等[18] 在母猪妊娠后期及泌乳期饲粮中添加MCT未能改善母猪的生产性能、血清生化指标及初乳成分,但添加油剂型MCT可显著缩短母猪产程。Van Dijk等[19] 研究也表明,妊娠后期母猪饲粮中添加MCT可以改善母猪妊娠后期代谢紊乱,稳定血液中的胰岛素水平,并且能快速提供能量,使母猪分娩时有充足的体力,从而缩短产程,减少死胎。表4显示母猪在饲喂抑菌宝后,断奶仔猪数和断奶仔猪重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而仔猪死亡率却明显降低。
  
表4、中链脂肪酸对母猪繁殖性能的影响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随着越来越多对基因领域的研究,今天的母猪,仔猪和育肥猪巨大的基因潜质是不能被营养标准所限定的。抗生素使用的减少,就意味着需要有可靠的替代品出现。显然,MCFA以它广泛的应用范围和高效的作用机制,成为了抗生素的理想替代品。MCFA不仅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成为抗生素的替代品,在与抗生素配合使用时也有很好的附加效果。用这种方法,人们能够缩短抗生素的疗程,并逐渐减少抗生素的使用。目前在市场中的MCFA产品有很多种,抑菌宝就是其中最有效的一种。
  
  5.3 中链脂肪酸在家禽生产中的应用
  
  5.3.1 中链脂肪酸在蛋鸡生产中的应用
  
  早在1997年,马允莉研究发现在35周龄的蛋鸡日粮中添加1.5%的乙酸、6%的辛酸和4.5%的癸酸可以显著可以提高鸡的采食量、提高产蛋率、增加蛋重、降低破壳率[20]。Wang等[21]研究发现,在36周龄海兰褐蛋鸡日粮中添加0.0012%辛酸和0.0012%丝兰提取物可以显著提高单个蛋重和饲料利用率,降低血清和鸡蛋中的胆固醇含量,同时抑制大肠杆菌的增殖,但对蛋品质如蛋白高度、蛋黄颜色、哈夫单位、蛋壳厚度和蛋壳强度等均无显著影响。
  
  5.3.2 中链脂肪酸在肉鸡生产中的应用
  
  研究表明,MCFA可以改善肉鸡的脂肪代谢;为了提高肉鸡的生产性能,通常在饲料中添加大量油脂以提高饲粮的能量水平。但是,肉鸡长期食用这种饲料会导致脂肪过度沉积,从而降低饲料的利用率,降低胴体品质,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目前,普遍认为,MCFA主要通过增加能量代谢、促进肝脏脂肪酸的氧化、控制食欲及消耗脂肪组织而降低体脂[22]。马允莉研究发现,在1-57日龄肉鸡饲粮中添加0.4%-10.O%的MCFA,可以显著降低腹脂重量[20]。Shokrollahi等[23]研究发现,在l-42日龄的罗斯308日粮中添加0.1%的MCFA(包括56% C10,30% C8,10% C12,<3%C6,及1%的其他脂肪)可以显著降低腹部脂肪和血清中的血糖、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含量,同时显著增加胸肌比率和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含量,对鸡健康状况和屠宰性能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众所周知,沙门菌和弯曲杆菌是造成食源性疾病的主要因素之一,而禽类制品通常是携带沙门菌和弯曲杆菌的主要来源。诸多研究表明,MCFA如己酸、辛酸、癸酸和月桂酸在体外对沙门菌和弯曲杆菌具有较好的抑制能力[24]。
  
  此外,MCFA在鸡脚垫损伤等疾病预防和治疗上也具有显著的影响。Khosravinia等[25]在罗斯308肉鸡日粮中添加0.2%的抑菌宝(从热带植物中提取的,含有60%MCFA、40%二氧化硅的产品)可以显著提高肉鸡在1-21日龄的采食量,同时显著降低肉鸡死亡率。此外,抑菌宝还可以降低肉鸡在较高密度饲养条件下的脚垫损伤。
  
  MCFA在低能饲料中对肉鸡生长性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的结论在下面这个试验得到证明。本试验选取480只罗斯308公肉仔鸡(来源为比利时默克斯普拉斯的Belgabroed孵化场)。试验开始时,称重所有运输箱和肉鸡均重,所选取的肉鸡体重均为平均体重±3 g,称重当天,将肉鸡随机分成24栏,饲养于比利时Meigem的一个农场里。试验按区组设计,分为三个处理组,每个处理8个重复,每个重复20只鸡,正对照育雏期、生长期和育肥期的日粮中能量水平分别为2800 kcal/kg,2900 kcal/kg和2950 kcal/kg;而负对照则将三个阶段的能量降低150 kcal/kg,但分别添加1.6 g/kg、1.2 g/kg和0.8 g/kg 的禽用抑菌宝。此产品获自比利时绿赛公司,含有60%的MCFA(C6、C8、C10、C12)。肉仔鸡于1日龄喷雾接种新城病疫苗和易传染的支气管炎疫苗,在16日龄再次接种新城病疫苗,试验期间不进行其他处理。基础日粮由小麦、玉米和豆粕组成,具体配方见表5。所有处理分为三个试验阶段(育雏期—生长期—育肥期)。
  
表5、小麦/玉米/豆粕基础日粮的养分组成,正对照和负对照(-150 kcal/kg)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每日对肉鸡和饲养设施进行例行检查,包括肉鸡健康状况,饲料和饮水供应,室内温度,通风状况,死鸡以及突发事件,并分别记录每栏的日死亡率和淘汰率。利用“肉鸡天数”(肉鸡数*活着的天数)对肉鸡死亡率进行校正。每个试验中,在第38天记录平均每栏肉鸡的重量,并记录耗料量,计算饲料转化率、日增重,肉鸡天数和每只肉鸡的日均耗料量。试验结果统计于表6中。
  
表6、 肉鸡生长性能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同行肩标不同表示差异显著(P<0.05)。
  
  正如预期所料,降低饲料中的能量,对肉鸡体重(2108 g vs 2187 g,P<0.05)和料肉比(1.73 vs 1.63,P<0.05)均带来负面的影响,当给肉鸡饲喂低能日粮时,肉鸡增重会降低,而料肉比升高。但当低能日粮中添加禽用抑菌宝时,负对照组中的技术参数几乎都恢复至相同水平。抑菌宝组的肉鸡均重显著高于负对照组(2196 g vs 2108 g,P<0.05),但与正对照组没有显著差异(2196 g vs 2187 g)。抑菌宝组料肉比与负对照组(1.65 vs 1.73)和正对照组(1.65 vs 1.63)皆没有显著差异,但数值上比负对照组明显得到改善,不过仍然没有达到正对照组的水平。
  
  很明显在低能日粮中添加禽用抑菌宝对肉鸡生长性能有促进作用,可能是因为MCFA的抗菌活性,这会降低肠道感染的风险压力,改善肠道组织形态,促进消化吸收能力。一方面,肉鸡通常用于抗菌活性的能量会被禽用抑菌宝取代,多余的能量则促进肉鸡的生长和料肉比的改善。另一方面,肠道组织形态改善后,能量的消化吸收将会更加高效,这种情况下,如果站在料肉比的角度,可被取代的能量则为120 kcal/kg 左右。
  
  5.4 中链脂肪酸在反刍动物生产中的应用
  
  研究发现,MCFA对奶牛的免疫力及乳品质都有一定的影响。徐晓燕等[26]研究发现,奶牛饲料中添加240 g/d MCFA和160 g/d LCFS能提高泌乳中期奶牛的免疫性能。崔海等[27]研究发现,泌乳奶牛饲粮中添加MCFA对奶牛乳脂合成贡献大于LCFA,其中乳脂中C12:0和C14:0含量的提高对乳脂率的上升有重要影响。
  
  为了验证牛用抑菌宝对奶牛生产性能的影响,我们在国内进行了试验,本试验在内蒙古某公司奶牛场(母牛规模1200头)进行。56头荷斯坦黑白花奶牛被随机分成2组,每组28头。试验组日粮是在对照组日粮的基础上每天额外添加40g牛用抑菌宝,所有牛每天饲喂3次,试验共进行了60天结束,结果见表7。尽管2组奶牛的体细胞数和奶产量没有显著差异,但饲喂抑菌宝的奶牛体细胞数降低了6.0%,奶产量提高了3.6%。饲喂抑菌宝的牛奶中乳蛋白和乳脂分别提高了10.7% 和8.4%,并且统计上差异极显著(P<0.01)。
  
表7、牛用抑菌宝对奶牛生产性能的影响 (程宗佳等,2016,未发表资料)
中链脂肪酸(抑菌宝)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5.4 中链脂肪酸在水产饲料中的应用
  
  MCFA在水产饲料中的应用报道较少,但比利时绿赛集团率先开发一款名为抑菌宝的产品,将其添加至南美白对虾饲料中,研究发现对虾饲料中添加0.2%的抑菌宝后,南美白对虾的成活率提高7%,饲料系数降低3.4%,特定生长率提高9.8%(程宗佳等,2016,未发表资料)。
  
  六、小结
  
  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以及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消费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健康、安全和绿色的畜禽及水产品逐渐成为消费者的首选食品;且近年来我国畜禽及水产养殖业不断向集约化、产业化发展,高密度养殖带来的动物防疫和环境污染等问题不容忽视。MCFA具有独特的生理生化功能,可以降低脂肪沉积、改善胰岛素敏感性、调节能量代谢、提高畜产品品质,同时还具有抑菌的效果,降低畜产品微生物污染。目前,MCFA广泛应用于食品、医药、化妆品等领域;本文列举了大量实验数据对MCFA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做了综述,动物生产中使用MCFA不仅能够降低动物发病率、提高饲料利用效率和生长速度,而且是发展绿色畜产品生产的有效途径之一,应用前景广阔。
  
  参考文献
  
  [1] 王钰飞, 齐岩, 铃田靖幸, 等. 中链脂肪酸在新生仔猪上的研究与应用[J].动物营养学报, 2015, 27(7): 1997-2004.
  
  [2] 耿春银, 孟庆翔, 张敏, 等. 中链脂肪酸对动物生长性能的影响及可能机制[J]. 饲料工业, 2014(17): 27-31.
  
  [3] 薛长勇, 刘英华. 中链脂肪酸在心血管疾病代谢治疗中的作用[J]. 武警医学, 2012, 23(12): 1013-1016.
  
  [4] 何健. 中链甘油三酯在动物体内的代谢及应用研究[J]. 中国油脂, 2004, 29(1):14-17.
  
  [5] 吴国豪, JARSTRAND C, NORDENSTROM J, 等. 长链脂肪乳剂及中长链脂肪乳剂水解速率的比较研究[J]. 肠内与肠外营养, 2002, 9(1):42-44.
  
  [6] NIGEL T, KRIT H, JENNIFER T A, et a1. Enhancement of muscle mitochondrial oxidative capacity and alterations in insulin action are lipid species dependent: potent tissue—specific effects of medium—chain fatty acids[J]. Diabetes, 2009, 58(11): 2547-2554.
  
  [7] DIERICK N A, DECUYPERE J A, DEGEYTER I, et al. The combined use of whole Cuphea seeds containing medium chain fatty acids and an exogenous lipase in piglet nutrition[J]. Archives of Animal Nutrition, 2004, 57(1): 49-63.
  
  [8] IMMERSEE F V, BUCK J D, BOYEN F, et a1.Medium—chain fatty acids decrease colonization and invasion through hilA suppression shortly after infection of chickens with salmonella enterica serovar enteritidis[J]. Applied and Environmental Microbiology, 2004, 70: 3582-3587.
  
  [9] TSUCHIDO T, HIRAOKA T, TAKANO M, et a1. Involvement of autolysin in cellular lysis of Bacillussubtilis induced by short- and medium-chain fatty acids[J]. Joumal of Bacteriology, 1985, 162: 42-46.
  
  [10] 章薇, 潘雪男, 贾良梁, 等. 利用中链脂肪酸提高家禽遗传潜力[J]. 国外畜牧学(猪与禽), 2015, 35(9): 39-41.
  
  [11] KIRTZ M, OTTE K, KLEBENSBRGER J, et a1. Biocatalytic production of medium-chain fatty acids and corresponding derivatives: [C]//.The Sixth International Meeting On Synthethic Biology, 2013.
  
  [12] YANG S, LIU C, LIU W, et a1. Prepar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nanoliposomes entrapping medium-chain fatty acids and vitamin C by lyophilizat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2013, 14(10):19763-19773.
  
  [13] 杨金堂, 黄克和, 王建林, 等. 中链脂肪酸在畜牧业上应用的研究进展[J]. 畜牧与兽医, 2009, 41(5): 100-105.
  
  [14] LABARTHE F, KHAIRALLAH M, BOUCHARD B, et al. Fatty acid oxidation and its impact on response of spontaneously hypertensive rat hearts to an adrenergic stress: benefits of a medium-chain fatty acid[J]. Am J Physiol Heart Circ Physiol, 2005, 288(3): H1425-1436.
  
  [15] ODLE J, BENEVENGA N J, CRENSHAW T D. Utilization of medium-chain triglycerides by neonatal piglets:Ⅱ. Effects of even-and odd-chain triglyceride consumption over the first 2 days of life on blood metabolites and urinary nitrogen excretion[J]. Journal of Animal Science, 1989, 67(12): 3340-3351.
  
  [16] 朱成林, 孙家鹏. 中链脂肪酸对新生仔猪成活率和增重的作用[J]. 新疆畜牧业, 2000(增刊): 11-14.
  
  [17] LEE H F,CHIANG S H. Energy value of medium chain triglycerides and their efficacy in improving survival of neonatal pigs[J]. Journal of Animal Science, 1994, 72(1):133-138.
  
  [18] 张文飞, 张红菊, 管武太, 等. 饲粮中添加中链脂肪酸甘油三酯对母猪繁殖性能、血清生化指标及初乳成分的影响[J]. 动物营养学报, 2016, 28(10): 3256-3263.
  
  [19] VAN DIJK A J, VAN RENS B T T M, VAN DER LENDE T, et al. Factors affecting duration of the expulsive stage of parturition and piglet birth intervals in sows with uncomplicated, spontaneous farrowings[J]. Theriogenology, 2005, 64(7): 1573-1590.
  
  [20] 马允莉. 中链脂肪酸对鸡的影响[J]. 饲料研究, 1997(3): 29-30.
  
  [21] WANG J P, KIM I H. Effect of caprylic acid and Yucca schidigera extract on production performance, egg quality, blood characteristics, and excreta microflora in laying hens [J]. British Poultry Science, 2011, 52(6): 711-717.
  
  [22] OOYAMA K, KOJIMA K, AOYAMA T, et a1. Decrease of food intake in rats after ingestion of medium-chain triacylglycerol[J]. Journal of Nutritional Science&Vitaminology, 2009, 55(5): 423-427.
  
  [23] SHOKROLLAHI B, YAVARI Z, KORDESTANI A H. Effects of dietary medium-chain fatty acids on performance, carcass characteristics, and some serum parameters of broiler chickens[J]. British Poultry Science, 2014, 55(5): 662-667.
  
  [24] IMMERSEEL F V, BUCK J D, BOYEN F, et a1. Medium-chain fatty acids decrease colonization and invasion through hilA suppression shortly after infection of chickens with Salmonella enterica serovar Enteritidis[J].Applied&Environmental Microbiology, 2004, 70(6): 3582-3587.
  
  [25] KHOSRAVINIA H. Effect of dietary supplementation of medium-chain fatty acids on growth performance and prevalence of carcass defects in broiler chickens raised in different stocking densities[J]. Journal of Applied Poultry Research, 2015, 24(1):1-9.
  
  [26] 徐晓燕, 卜登攀, 孙鹏, 等. 日粮添加不同比例的中短链和长链脂肪酸对奶牛免疫功能的影响[J]. 中国畜牧兽医, 2012, 39(10): 108-112.
  
  [27] 崔海, 王加启, 李发弟, 等. 饲粮添加不同碳链长度脂肪酸对泌乳奶牛生产性能和乳脂肪酸组成的影响[J].动物营养学报, 2011, 23(7): 1116-1122.
  
  程宗佳,男,博士。现任比利时绿赛(NuScience)集团上海公司首席科学家。曾任美国大豆协会饲料技术主任和中粮营养健康研究院动物营养与饲料中心主任,挂职于中粮肉食养猪事业部。在美国迪卡种猪公司和美国大豆协会工作12年,主要从事动物营养和饲料加工技术方面的工作。
  
  联系方式:电邮feedtecheng@yahoo.com,手机:13911300528.
 

【版权声明】中国养猪网旗下所有平台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来源、中国养猪网原创文章其他平台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养猪网特别说明的文章未经允许不可转载,感谢您的支持与配合;我们所有刊登的文章仅供养猪人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意见。若有不妥,请及时联系我们,可添加官方微信号“zgyangzhuwang”!

关于中国养猪网- 发展历程&资质荣誉- 服务介绍- 诚征英才- 法律声明- 支付方式- 联系我们- 返回中国养猪网-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10-2021 //www.zhuwang.cc/Inc.All Rights Reserved.新海传媒版权所有
中国养猪网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10053 中国养猪网备案号: 赣B2--20110053-1 网安备案号:36010102000036
中国农业百强网站 互联网经营备案 网信认证 网络警察 报警平台 网站备案